您的位置: 电影 >本文

《奇门遁甲》的成功不能仅用票房衡量

发布时间:2020-04-09 08:24:24   来源:腾讯网电影    作者: 匿名  
导语: 本文是由云南省玉溪市的网友投稿,经过匿名编辑发布关于"《奇门遁甲》的成功不能仅用票房衡量"的内容介绍

《奇门遁甲》的成功不能仅用票房衡量

电影创作规律回归,与互联网娱乐基因找平衡。

作者:蓝二

编辑:王子之

版式:王威

《奇门遁甲》的成功不能仅用票房衡量

2020年的特殊开局中,流媒体和网生内容成为文娱领域绝对的收视高地。其中,《奇门遁甲》用最合当下的手法,不再局限于网络电影最安全的打法,走出了网络电影制作的舒适圈。

《奇门遁甲》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两大平台联合播出,上线5天,双平台分账均破千万,再一次刷新了网络电影分账最快破千万的纪录。而截止到3月31日,也就是上线13天,该片在两大平台分账票房总计已近4000万。《奇门遁甲》的存在,除去探索网络电影精品内容分账的更多可能之外,更大的意义是,用最一流的技术和专业团队,去扩宽网络电影的受众。

“一直以来我们不缺头部项目,但并不怎么追求爆款,《奇门遁甲》是我们做的第一个具有行业意义的爆款,因为现在这个阶段是时候做些事去推高行业天花板,打开更大的想象空间了。”奇树有鱼创始人、CEO董冠杰对我们点出了这个爆款背后的存在目标。

正是这一目标推动着《奇门遁甲》创造出网络电影领域的新纪录,也是这个目标,引出《奇门遁甲》身后更具革新意义的变化。

网络电影上升可能性的破题与探索

《奇门遁甲》站在了网络电影求变、将变的一条分水岭上。

在此之前,网络电影更多以产品管理的思维在运作。在行业天花板认知限制下,人们以项目的平均成功率为考量目标,控制成本体量,快节奏运转项目。然而一定程度上,内容产品的质量,与时间和资源的投入成正比。在安全范围内打转,让网络电影停滞在一个水平线上无法突破。

当然,从长期来看,天花板这条基准线是始终在被抬高的,但落到每一个时期,总需要有创新的做法率先进行突破和引领。

在奇树有鱼看来,网络电影IP化,是当前阶段行业最重要的上升通道之一。包括《奇门遁甲》《四大名捕》《少林寺》在内,都是奇树有鱼过去两年在网络电影IP化上的突破性布局。与成熟的商业IP进行规范化合作,一方面自然是版权意识的体现,但更要紧的则是运作思维上的求变。

在寻求进阶的路上,网络电影领域是在不断向前的,比如在拍摄和制作的专业化、精品化方向上已经有不少团队走在了前面,当今天的用户看到网络电影时,对于“画面质感”和“技术成效”往往都是会感到惊喜和肯定的。而商业大IP对网络电影的授权合作,本身就代表了这一更成熟的制作体系对于网络电影体系升级的一种认可,这种认可是会加强网络电影受众的既有认知,并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扩展触达至更多受众的。

但另一方面,在网络电影的前行途中,依然会遭受诟病的是故事和人物的构建,也就是说内容的核心表达。而成熟的商业IP,本身已经有了比较完整的逻辑规则,有丰富的内容元素,也经过了观众和市场的考验与复盘,基于这些IP去衍展打造新的内容,网络电影的核心表达就不会是无源之水,而会更扎实。

《奇门遁甲》的成功不能仅用票房衡量

在此基础上,《奇门遁甲》还做到了更进一步,在业内将传统影视人的故事、剧本创作功力,与头部网络内容团队对用户的理解、高效与精良兼容的制作力营销力,深度结合了起来。

电影创作规律回归,与互联网娱乐基因找平衡。这样的一次精品化尝试,犹如打通了网络电影的经脉,让项目方及制作团队实现了新运作思维的探索,为这部电影打下了爆款的基底。

我们可以看到,2017院线版《奇门遁甲》的制片人、编剧魏君子、杨秉佳,作为这一版网络电影的制片人和编剧,与创作团队一起在剧本阶段就打磨了近10个月。这一在网络电影领域极少见的、属于传统影视创作的节奏,带来的是什么?制片人魏君子老师给我们举了些具体的例子。

比如影片中并没有任何地方需要提及朝代背景,但创作者们依然做了宋朝的考据和设定,片中无论美学、服装、市井都是依照宋朝设置――概因宋人沈括所著《梦溪笔谈》,是第一个明确将奇门遁甲科学化的。

又比如这版网络电影的男主角叫周同,是因为宋朝有一个非常传奇的人物就叫周同,是位游侠,有自创的武艺,在传说和演义中岳飞等许多人都是他的徒弟。

观众不知道这些彩蛋也根本不会影响到观影,但我们创作讨论整体设计、世界观规则时,需要做这样浩大的工作,可能很多时间都会耗费在世界观的搭建上。当把这些都讨论清楚了,其中发生的人物故事就能解释得通了,当这个世界被构建得有足够深的渊源可以去挖掘,也就为内容的延伸性系列性打好了基础。”魏老师向我们表示。

《奇门遁甲》的成功不能仅用票房衡量

在以传统电影的扎实性将影片的世界观和内容根基建立后,故事中的鲜活内容和元素,则基于互联网基因及对用户的理解去创作和丰富。

比如故事主线由网络观众更喜欢的小人物成长来构建,具体剧情根据网络观众的喜好进行设计。在传统文化底蕴之下,主要人物、妖邪等角色的设计同时又带有网络中特有的辨识倾向。符咒、甲、盘古墓等各类中国神秘元素的运用,正迎合网络受众对玄幻探险题材的喜好。根据对网络数据的分析,还特别设计了故事的节奏、爆点,甚至营销预埋点的设置。

同时,对于《奇门遁甲》这个有可能承载“推高制作天花板”重责的项目,奇树有鱼大胆进行了倾斜性的资源投入和打造。2000万制作预算+500万宣发预算,是行业里罕见的高投入,制作精良,营销破圈;核心制作联手项氏兄弟这样承袭港风,内地最“追随”徐克导演气质,美术风格强烈的头部导演团队;专业项目上,曾多次获得金马奖、金像奖的知名作曲家金培达担任作曲和音乐总监,而多次斩获金马奖、金像奖等多个重要奖项,担任过《功夫》《龙门飞甲》等作品视效指导的钟智行老师则担任本片的视效指导,统筹特效制作……所有力量都是顶配。

可以说,《奇门遁甲》是结合了传统影视的经验,和当下网络电影流行的动作魔幻元素,一力推高行业制作标杆天花板。

破而后立,跳出舒适圈的自我革新

当董冠杰和项氏兄弟为了《奇门遁甲》的版权合作第一次去见徐克导演时,徐克导演最大的好奇在于,与院线电影相比,以网络电影偏低的预算量级,他们居然可以实现那么多可称精巧的拍摄和特效制作。

徐克导演好奇地向他们问起了一些在低成本条件下做出创新设计的处理细节,还分享了自己早年同样拍小成本电影时的经验。比如拍《新龙门客栈》时需要拍一个旋转镜头,但他没有设备,就自己想了个办法,用被子将摄像机包裹起来,从沙丘上滚下去了,最后拍出了自己想要的效果。

与徐克导演一样,对美术有着执着审美要求的项氏兄弟,也讲了自己在电影制作中的一些想法,比如一处幻境中雾隐门天老所骑乘的大鱼,为配合画面中整体的传统中国氛围,他们就不想用特效而希望用传统美术工艺制作――这一做法最后也落到了电影中,使得呈现出的效果更有传统文化质感。

事实上,徐克导演关心的这些,也正是网络电影版《奇门遁甲》上线后,许多传统电影人的好奇――因为这个大家熟知的IP,他们真正关注之后发现,在同等条件下网络电影团队的审美追求和制作实力,可能已经超出了他们原本的理解和认知。

但更重要的新发现,却是一些源于传统院线的题材和内容,在网生内容领域又可以被赋予新的活力。无论是《奇门遁甲》的热度口碑,正片播放量及分账收入,短视频传播量,甚至网络上观看2017版老片的再度引流,对许多影视人来说,都像是一份新知。

于是,在对网络电影领域制作天花板的突破尝试之外,《奇门遁甲》的另一重意义,即向传统电影人和网络电影人双向揭示了关于行业发展边界的思考

《奇门遁甲》的成功不能仅用票房衡量

在董冠杰看来,此刻《奇门遁甲》的成功,完全建立在奇树有鱼过去多年业务和能力的积累之上,可以说是一个阶段性的爆发点。

众所周知,在网络电影领域,奇树有鱼以宣发入场,逐渐进入上游项目研发、策划、制作领域,在网络电影的全流程上不断进行专业能力的沉淀,在人才、技术、系统、资源、生态等方面也逐渐获得积累储备。尤其在近年,奇树有鱼不断进行提质减量,做精品内容,《奇门遁甲》就是在这样的发展背景下,侧重实施的超精品项目。

尽管影片在第一季度末上线就来了一发响炮,成绩骄人,但董冠杰对此依然有着比较冷静的看法,“现在行业速度发展非常快,许多团队都在快速推出优秀的作品,包括我们自己,今年后面推出的作品都有可能超过它”。尤其在今年第一季度,整个网络电影行业都在商业上开了好头,行业信心提振,规模、声量在不断提升,与之相匹配,也需要不断的内容创新、制作创新、模式创新。《奇门遁甲》是属于过去的成功。

同样作为项目关键人的魏君子老师,则从另一层面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在他看来,网络观众的欣赏水准上升,目前还是快于网络电影的发展速度,所以即便大家都认可《奇门遁甲》做得很不错了,观众依然会有新的意见需要,我们创作者应该去重视。

而无论是网络电影人的董冠杰,还是站在传统与网络之间的魏君子老师,《奇门遁甲》之后,他们提出的破局之法都是唯一且一致的,“跳出舒适圈”

董冠杰说,除了继续坚持提质减量,今年奇树有鱼“跳出舒适圈”的努力还将包括两方面。其一,将网络电影传统主流的奇幻动作等题材作品,控制在一半范围内,至少拿出一半的精力和时间尝试其他题材。其二,过去选项目的权重是题材>制作>剧本,题材第一位;而现在要将剧本内容放在第一位,重新调整权重让剧本>制作>题材>。

“当然大家都想呆在安全范围内,但作为头部企业,我觉得我们需要去多做一些尝试和突破,比如去年尝试现实主义的《毛驴上树》,包括在IP、制作、发行上都跳出了思维定式的《奇门遁甲》。我们先做了,给行业开辟些新领域,打个样,大家也能跟着做。”

THE END

本文网址:http://shang156.com/dianying/2072.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上海企业新闻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上海企业新闻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网友评价

来自云南省玉溪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追随楼主而来

322

来自湖北省汉川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前排占座

322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马克

322

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占个座,楼主好

322

来自湖南省醴陵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看看

322